剧情推荐

剧情介绍

远方的山楂树电视剧(全集48集)剧情介绍

默认分类 0 评

《远方的山楂树》电视剧是由林和平编剧并执导,吴其江、马藜、林家川、孙爽领衔主演的年代情感剧。《远方的山楂树》电视剧全剧共48集,刚刚上线,播到了第2集。
《远方的山楂树》电视剧主要讲述了二十世纪七十年代,一群北京知青在黑龙江的知青点结下深厚情谊,他们在返城、高考 、改革开放等一系列历史大潮中奋勇拼搏,走出了不同的人生轨迹。主人公彭天翼为保护老科学家的毕生学术成果,含冤入狱。冤案平反后,彭天翼继续扎根农村,力图改变农村贫困面貌。改革开放前夕,他为了推动农业改革,保住自己与农民们艰辛探索的改革成果,与保守势力辩论,错过了高考;回城务工后,他在经济体制改革中大刀阔斧,因为他的锐意改革铁面无私而导致家庭出现裂痕;为坚守强国富民的初心,他放弃了赴美国继承遗产的机会,安心于平淡艰辛的经济学研究,用自己的学术成果为改革进言献策。彭天翼凭着坚韧不拔的奋斗精神,多年后终于成为一代学术大家,走上世界学术讲台,继续为中国改革振臂高呼。

《远方的山楂树》电视剧第1集

  一九七五年初春,东北某知青点,双龙大队女知青蒋欣童,因为学唱苏联歌曲被举报,工作组组长许盼生得到消息,集结民兵,实施抓捕。在“讲用班”学习的青年点团支书彭天翼,得知消息,一刻不停地从学习班赶往工作组,计划营救蒋欣童。工作组办公室里,蒋欣童面无表情地接受着询问,怒不可遏的许盼生威逼蒋欣童,要看清形式,争取宽大处理。青年点点长罗永泽冲进工作组办公室,他告诉许盼生是大家一起鼓动蒋欣童唱的,大家就是想让蒋欣童唱歌解闷,增加点生活气息,责任不在蒋欣童。许盼生参透了知青们的心思,他话锋一转,责问罗永泽,难道蒋欣童不清楚《山楂树》是违禁歌曲吗,她咋会有那么大的胆子,她的动机是什么,想宣传什么,是不是被敌人收买了。许盼生连珠炮式地发问,让罗永泽一时难以招架。就在此时,青年点团支部书记彭天翼赶到工作组,彭天翼努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,微笑着对许盼生说,蒋欣童唱的歌曲和自己有关,蒋欣童唱的并非是反动歌曲,曲子是原来的曲子,但歌词已经不是原来的词,歌词是他临去学习的时候,以团支部书记的名义,布置给蒋欣童的一个任务。许盼生送走了蒋欣童,却把彭天翼留了下来,他对彭天翼讲,今天放了蒋欣童,是要他做一件秘密的事情。蒋欣童回到青年点,那云花很庆幸蒋欣童“死里逃生”。那云花对蒋欣童说,自己已经分析出到底是谁告的密了。与此同时,青年点的男生宿舍也炸开了锅,大家都在议论,究竟谁是青年点的叛徒。袁清河出主意让每个人挨个过筛子“测谎”。就在这时,彭天翼从门外进来,看到大家围在一团,逗猴似的测试,问这事是谁出的主意。深夜,罗永泽回到宿舍,问彭天翼为什么不同意测谎。彭天翼说,测谎这件事,只能让同学们的关系变得更紧张,即便查出来,也会极为尴尬,况且工作组的许盼生,根本就没有相信蒋欣童,放了蒋欣童是因为交给他一项任务作为交换,让他代功赎罪。罗永泽继续追问是什么任务,彭天翼没有回答。女生宿舍大通铺上的宋赫男,躺在床上,翻来覆去,心神不宁。她睡不着的原因是因为,蒋欣童这次被工作组抓到唱反动歌曲,告密者就是她。宋赫男终于沉不住气了,起身下地,披上军大衣来找彭天翼。宋赫男和彭天翼在采草棚外聊天,男女宿舍里的知青们也没闲着。田宝亮刘海涛、李军和王强凑到窗前,扒着窗帘往外看。一边看一边分析,这俩人过会儿能不能亲嘴。江红和赵艳丽也撅着屁股,扒着窗帘往外看。她们佩服宋赫男的胆量,想干啥干啥!那云花对蒋欣童说,宋赫男实在是太有心计了,故意找彭天翼站在柴草棚说话,就想让大伙都看见,制造他俩谈恋爱的舆论。蒋欣童听了那云花的话,躺在炕上,内心涌动。


《远方的山楂树》电视剧第2集

  田野间,一辆吉普车从乡路上驶来,赵刚和张宝走下吉普车,将蒋欣童带上了车,并跟大家解释,带走蒋欣童,是因为上面来领导视察工作,许组长要蒋欣童去表演节目,蒋欣童有些担心,彭天翼安抚蒋欣童,如果害怕,可以派人陪同,罗永泽主动申请。罗永泽和蒋欣童来到工作组,许盼生告诉蒋欣童这次找她,是上头来挑选女文艺兵,蒋欣童听到这个消息,又惊又喜,跳了一段自己拿手的舞蹈。蒋欣童优美的舞姿,看得许盼生目不暇接。舞蹈结束,蒋欣童被拉到饭桌,不胜酒力的蒋欣童被许盼生灌醉。许盼生假模假式地许给了罗永泽一个考大学的名额,让他先回知青点,酒席结束之后有人会送蒋欣童回去。彭天翼问罗永泽怎么没和蒋欣童一起回来,罗永泽说许盼生会安排车把蒋欣童送回青年点。彭天翼担心蒋欣童在工作组会不安全,喊上了田宝亮去接蒋欣童。醉酒的蒋欣童被安置到工作组的一间屋子里。另一个房间里,许盼生笃定了一个不耻的主意。就在许盼生准备实施不轨的时候,彭天翼和田宝亮赶到,许盼生被吓到了床底下,彭天翼一脚将门踹开,救出了蒋欣童。醉酒的蒋欣童被彭天翼接到秦支书的家里,彭天翼用热毛巾为她擦脸,蒋欣童轻轻地晃着头,痛苦不堪。秦支书恨得咬牙切齿,骂混蛋许盼生不安好心,并要彭天翼照顾好蒋欣童。小凤端来了蜂蜜水,彭天翼用中医疗法掐蒋欣童的合谷穴,帮助蒋欣童缓解痛苦,然而,蒋欣童神志恍惚,一点精神都没有。田宝亮开着拖拉机回到青年点,罗永泽问彭天翼和蒋欣童怎么没一起回来,田宝亮说,他把蒋欣童和彭天翼送到秦支书家里了,并把蒋欣童在工作组的遭遇一并告诉了罗永泽,如梦方醒的罗永泽,后悔不已,飞奔向秦支书家里。彭天翼轻轻地推摇着蒋欣童,蒋欣童缓缓地睁开眼睛,彭天翼扶着蒋欣童给她喂蜂蜜水,他转脸回头,不知道什么时候,罗永泽已经来到秦支书家里,他愣愣的站在门口。罗永泽见彭天翼看到自己,气氛地责备蒋欣童,为什么喝这么多酒,如何不知廉耻,不知道爱惜自己。心里委屈的蒋欣童,趴在枕头上失声痛哭,小凤为蒋欣童抱不平,说罗永泽不明就里,就知道骂人,一边说一边把彭天翼和罗永泽推出了门。小凤告诉他们,蒋欣童今晚就在这里住,养好再回去。罗永泽独自思量,十分后悔,不应该相信许盼生。


《远方的山楂树》电视剧第3集

  回青年点的路上,罗永泽在前面走,彭天翼在后面跟着,两个人都不说话。罗永泽内心翻滚,对自己充满了自责,他觉得自己从工作组回来就是个错误。罗永泽停下脚步,跟彭天翼道歉,说刚才不应该向蒋欣童发火,他现在恨透了工作组的这帮家伙了。并问彭天翼当时蒋欣童在工作组,是什么样的状态,彭天翼回答,蒋欣童醉得不省人事,还是他把蒋欣童抱上拖拉机的。罗永泽听到“抱上”两个字,下巴差点掉到地上,半天没回过来神。两个人尴尬了几秒钟后,罗永泽大步流星地朝青年点的方向走去,彭天翼跟在后面。彭天翼和罗永泽回到宿舍,彭天翼躺在被窝里看书,罗永泽主动找话题和彭天翼聊天,两个人从《资本论》,一直聊到了各自对现代文学和现代科学的看法,他们思来想去,时而争辩,但聊的话题都不是心里想说的。最终还是,罗永泽耐不住性子,主动发起“攻势”。罗永泽问彭天翼是不是喜欢蒋欣童,彭天翼沉默没有回答。罗永泽继续追问,到底喜欢还是不喜欢,彭天翼反问罗永泽,罗永泽直言不讳地说,他喜欢蒋欣童,彭天翼表示他也喜欢蒋欣童。在秦支书家休息的蒋欣童,酒劲渐渐下去,她和小凤也聊起了女孩子的私房话。小凤一边给蒋欣童按头,一边问蒋欣童是不是喜欢彭天翼,蒋欣童躺在小凤的怀里说,自己的确是喜欢彭天翼,但觉得配不上彭天翼,因为天翼太优秀了。知情宿舍,罗永泽将自己重重摔在枕头上,他对彭天翼说,莫不如把选择的权力留给蒋欣童,她选择谁,谁就跟她好,两个人谁都不主动追求蒋欣童。为了不破坏兄弟之间的感情,彭天翼一口答应,二人拉钩,月下盟誓。众人在地头上召开政治学习会,宋赫男第一个发言,她把矛头指向了蒋欣童。她认为,蒋欣童改造得不好,带坏了青年点的风气。众知青不屑,明白宋赫男是嫉妒彭天翼和蒋欣童的关系。工作组通知彭天翼、宋赫男、田宝亮去水利工地参加劳动,江红兴高采烈地把消息带给了宋赫男。临行前,彭天翼遵守对罗永泽的承诺,没去和蒋欣童告别,蒋欣童极致失望。


《远方的山楂树》电视剧第4集

  水利工地上,彭天翼、宋赫男和田宝亮三人同下放改造的五七战士一起劳动。彭天翼抢着干重活、累活,对老教授楚忠良也很照顾。楚忠良非常感谢彭天翼,委托彭天翼帮自己一个忙。从小在富裕家庭长大的宋赫男,实在有些忍受不了水利工程的艰苦劳动,跑到河边找彭天翼哭诉,看着往日娇滴滴的宋赫男如今这般委屈,彭天翼也十分心疼。可大局当前,抱怨是无法改变现实的,彭天翼一边安慰宋赫男,一边鼓励,希望宋赫男能够坚持下来。多日的劳动让宋赫男身心疲惫,听着彭天翼的鼓励,精神仍旧不振。宋赫男与彭天翼聊完回到工棚,铁姑娘正在开会批评宋赫男,说她太过于娇气,下乡这么多年依旧改不掉自己身上的小姐脾气,彭天翼主动站出来,替宋赫男承担了错误,还向其他人保证,以后自己一定担起责任。他们作为北京来的知青,会尽快适应艰苦的劳动和生活,并且有信心和能力将自己改造好。大家看着彭天翼真诚的态度,本来持有成见的众人都被感动,宋赫男对彭天翼也充满了感激。彭天翼离开知青点,间接地创造了罗永泽接触蒋欣童的机会,罗永泽利用职务之便,为蒋欣童一路开绿灯。一次,袁清河把饭做糊,被罗永泽解除了伙夫的职务,随即安排蒋欣童接替袁清河的工作,罗永泽带有私心地安排,激怒了袁清河,两个人大打出手。


《远方的山楂树》电视剧第5集

  罗永泽对蒋欣童的心思,知青们都明白,但袁清河却看不过眼,他无法抑制内心地愤怒,在知青点宣扬罗永泽的不道德行为。作为当事人的蒋欣童,也觉得罗永泽的安排有失偏颇,她主动要求让袁清河回到厨房,自己继续下地干活,罗永泽却告诉袁清河这事与蒋欣童无关,并与袁清河再起冲突,袁清河意外将罗永泽推倒,罗永泽的脑袋,好巧不巧地磕到了沟底的一块石头上。这日,宋赫男和铁队长配合着干活,铁队长挥动着大锤打钎子,宋赫男则负责用手扶着钎头。看着铁队长挥舞着大锤捶打钎头,宋赫男总是觉得那个大锤是砸到了自己的胸口,心里不免有些害怕。铁队长有心帮助宋赫男,她鼓励宋赫男来试一试抡大锤。宋赫男一锤砸偏,刚好砸到了铁队长的胳膊上,瞬间铁队长的手套就血红一片。医务室里,女医生细心地为铁队长包扎着伤口,铁队长一边强忍着疼痛,一边对众人解释,宋赫男并不是故意的。彭天翼来看望铁队长的伤势,安慰铁队长好好养伤,随即去找水利工程点的负责人马明东,希望马明东能给宋赫男调换工作。马明东看彭天翼对宋赫男如此地关心,不禁调侃他是不是喜欢上了宋赫男,彭天翼赶忙解释。马明东思考了再三,想起了工地广播站的广播员最近要生孩子,刚好广播站的活没有人干,于是向彭天翼提议让宋赫男去做。彭天翼赶忙将自己刚从马东明那里知晓的消息告诉了宋赫男,本来还放声大哭的宋赫男听到这个消息,立刻守住了眼泪,不顾男女之别,直接抱住了彭天翼然后情不自禁的亲吻了彭天翼的脸颊。看着青年点出的这些乱子,秦支书只好亲自出面,秦支书一面不停地指责着袁清河这次事件的恶劣程度,一面说着袁清河作为一个男人太过于小气。而躺在另一边房屋里的罗永泽也将秦支书的话听得一清二楚,听着秦支书一语双关的话,罗永泽也只能叹息。被秦支书批评教育后的袁清河,第二天主动找到了蒋欣童道歉,希望蒋欣童能继续留在厨房工作。来到广播站的宋赫男,干活非常的得心应手,因为是彭天翼的委托,马明东在宋赫男来了之后,还特意亲自过来对宋赫男进行了慰问。重新回到厨房的蒋欣童主动找到了罗永泽,对罗永泽表明了自己的态度,罗永泽也主动承认这次的事情是自己太欠考虑,并不是蒋欣童的错。并且对蒋欣童表明了自己的想法,自己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自己打内心里喜欢蒋欣童,也希望蒋欣童能够给自己一个机会。看着自己的手被罗永泽抓在手里,蒋欣童想要挣脱,却发现自己根本挣脱不了,面对着蒋欣童的拒绝,罗永泽一边哭着一边讲述了自己从小到大悲惨的遭遇,看着痛哭流涕的罗永泽,蒋欣童也忍不住掉下了眼泪。边哭着边安慰着罗永泽。长期的体力劳动,让本就身体不好的楚忠良不堪重负,边干活边不停的咳嗽,看着楚忠良难受的样子,彭天翼劝他去休息,却不想被孙头认为楚忠良是装病,彭天翼因此与孙头起了争执,在孙头的连番侮辱之下,彭天翼忍不住与孙头动起手来,本来欺软怕硬的孙头看着彭天翼如此地强硬,即是自己吃了亏也不敢再说什么,任凭彭天翼将楚忠良带回去休息。来到工地广播站的宋赫男一面想感谢彭天翼,一面也是为了让彭天翼对自己产生好感,所以特意找到了一篇彭天翼以前发表过的文章为大家朗读,干着活的彭天翼听到自己写的文章,内心一阵沉思。青年点,那云花带着蒋欣童来到河边抓蛤蟆打算为青年点的众人改善伙食,两人一边砸着冰面,那云花一边问蒋欣童昨天晚上和罗永泽的事情。


【内附剧情简介】越剧电影《牡丹亭》王君安,金静